首页 吉祥娱乐 招商代理 常见问题顾客建议 吉祥彩APP 企业资质

主业毛利率走低和研发实力羸弱,伟时电子IPO存“绊脚石”

2020-07-10

集微网消息,近年来,随着自动驾驶、智联汽车概念的不断涌现,以及智能座舱概念的加速普及,传统机械仪表盘正在迅速向触控化、大屏化、智能化的人车交互方式转变,大尺寸车载显示屏市场需求迅速崛起。

据了解,按照行业现行标准,一块车载液晶显示屏至少需要1块背光显示模组,部分大尺寸液晶显示屏需要2块及以上的背光源。

基于车载液晶显示屏市场的需求,带动了同兴达、聚飞光电、隆利科技、亚世光电、伟时电子等背光显示模组厂商实现快速成长。这其中,前四家厂商均已登陆资本市场,伟时电子也在加速向创业板冲刺。

不过,近日集微网在《【IPO价值观】伟时电子盈利能力如“过山车”,大客户存破产风险成隐忧》一文中,对伟时电子的盈利能力、大客户存破产风险及客户与供应商重合等问题进行分析,发现其与同行存在一定的差距。除此之外,伟时电子还存在核心产品毛利率走低、研发实力羸弱、专利数量偏少等问题,或成为其IPO之路的“绊脚石”。

主营业务毛利率下降,单价波动大

招股书披露,伟时电子主要从事背光显示模组、液晶显示模组等产品研发、生产、销售,主要应用于中高端汽车、手机、平板电脑等领域。

其中,背光显示模组业务是伟时电子的核心业绩贡献,占其营收比重超7成。报告期内,伟时电子的背光显示模组营收分别为9.39亿元、11.18亿元、12.13亿元、4.55亿元;占总营收比重分别为75.81%、76.23%、78.44%、81.19%。

此外,伟时电子IPO拟募资10.08亿元,其中有8.35亿元将用于背光源扩建及装饰板新建项目,可见,其背光显示模组业务仍是其重中之重发展的项目。

然而,伟时电子主营业务毛利率呈下降趋势,销售单价的波动成为重要原因,也为其业绩增长增添了不稳定因素。

招股书显示,2016年-2019年上半年,伟时电子的主营业务毛利额分别为27,724.23万元、33,362.91万元、29,695.59万元、11,743.69万元,主营业务毛利率分别为22.39%、22.74%、19.21%、20.96%。2018年毛利率较2016年和2017年下降近5个百分点。

与之相对的是,报告期内,伟时电子的背光显示模组价格也出现较大波动。2017年度,公司背光显示模组的销售平均单价比2016年度增长50.13%;2018年度,公司背光显示模组的销售平均单价比2017年度下降17.33%;2019年1-6月销售单价与2018年度销售单价相比较,背光显示模组的销售平均单价比2018年度下降2.56%。

伟时电子表示,报告期内背光显示模组价格走低,主要是市场竞争加剧、新技术冲击、产品结构升级,价值汽车市场大环境等要素相关。同时,伟时电子过于依赖单一主业务创收,随着其单价和毛利率走低,也为其防御风险能力带来隐患。

这也使得伟时电子的主营业务毛利率与同兴达、聚飞光电、隆利科技、亚世光电、宝明科技等相比,略低于行业平均值,逐渐接近于末端的宝明科技。

业内周知,受益于产品、技术、服务和客户等方面的壁垒,专业显示领域背光显示模组如车载显示器总体竞争相对缓和,经营情况相对较好。但仍不可避免的面临日趋激烈的竞争。据了解,以隆利科技、亚世光电等为代表的行业内企业已实现境内外上市,且均专注于背光显示模组中小尺寸的应用市场,主要应用于手机终端领域;而伟时电子背光源产品主要应用在车载领域,顾客建议在大尺寸车载显示器领域具备一定的优势。

因细分应用领域的差别,目前隆利科技、亚世光电、宝明科技等在车载领域暂未与伟时电子形成真正抗衡。但前述公司正借助资本市场力量快速发展,未来可能在车载领域与伟时电子展开竞争。

与此同时,随着OLED技术逐渐成熟,伟时电子的产品在消费电子/车载显示器领域逐步推广应用,消费电子背光源生产厂家受到很大的冲击。目前,三星/LGD的OLED产品已经成功切入车载领域,而国内维信诺、京东方、和辉光电、天马等面板生产厂商也与汽车厂商接洽开展合作,开拓车载显示市场。

可见,随着车载显示市场的实力玩家越来越多,其竞争也将越来越激烈,加之疫情影响下的汽车行业销量不稳定和政策变动下,对伟时电子的业绩增长将带来潜在风险。

人才结构失衡,研发实力羸弱

近年来,由于背光源产品的终端应用领域发展及更新换代速度较快,特别是车载领域的背光显示模组研发难度相对于智能手机而言更高,伟时电子在研发领域对自身的要求更高。与同行业相比,伟时电子的研发费用率高于行业平均值,大幅超过同兴达和亚世光电,略高于聚飞光电、隆利科技及宝明科技。

然而,正如上文所述的伟时电子毛利率下滑,与其核心产品竞争力息息相关,但在核心产品的投入上,伟时电子的投入比重、人才储备、专利布局等层面仍显不足。

招股书披露,2016年-2019年上半年,伟时电子的研发投入保持平稳,分别为5934.32万元、6607.27万元、6275.37万元、3289.09万元。相对营收来看,其研发投入比重较低,分别为4.77%、4.48%、4.03%、5.83%。

值得注意的是,研发投入较低,与其人员结构配置密切相关,其研发和技术人员的人数和学历水平,也关系到其研发投入的实用价值。

据招股书披露,截止2019年6月30日,伟时电子共有技术人员390名;学历分布上,公司拥有本科及以上学历的有63人,大专学历的有187人。也就是说,伟时电子390名技术人员中,至少327人只拥有大专及以下学历。

可见,对于背光显示模组行业的从业要求来说,伟时电子的人才结构失衡和研发团队实力偏弱。而其专利数量上与同行的差距,也是对此进一步验证。

报告期内,伟时电子及子公司拥有的实用新型专利34件,发明专利仅4项;宝明科技拥有实用新型专利77项,发明专利11项;隆利科技2019年新增专利申请151件,新增专利授权81件,其中发明专利48件,核心技术专利超51件。由此来看,伟时电子在专利数量上严重落后于同行中的隆利科技和宝明科技,且发明专利层面的差距也较为明显。

综上来看,随着车载大尺寸显示屏的需求增速显著,伟时电子在把握市场机遇的同时,更需强化自身实力,加快高端专利的研发,建立自身的专利“护城河”,才能在此领域持续受益。(校对/Lee)